目前这一模式尚在试点阶段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16 04:17    次浏览   

江苏受访者对于退休后能从社保领取到的养老金的预期大多集中在1000至5000元之间。据计算,南京市民平均预期社保养老金为4072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266元。

刘长宏认为,从国外的情况来看,养老三支柱:政府+企业年金+个人储蓄,应该是三个支柱各占1/3左右。但在我们国家,政府这一块大概要占到七八成,商业保险占到10%左右,很不均衡。郭新也举了一些数据:联合国曾经做过一个预测,到2020年全中国大概会有1.67亿老年人口,即全世界每四个老人里面就有一个是中国老人。

何为“居民退休准备指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生导师、教授陈秉正介绍,该指数是对居民个人为满足其退休所需所进行的财务准备的充足性和理财意识的感知程度的评估,其有六大关键指标:即个人责任、意识水平、财务理解能务、退休计划、财务准备、收入替代率。退休准备指数越高,说明居民退休准备意识或实际退休准备状况越好。从调研结果来看,南京居民退休准备指数为5.26,无锡为5.79,高于广州的5.14。研究结果表明,江苏居民对退休准备的意识和认知普遍较高,在退休生活愿景与预期方面,总体上积极乐观,但居民的退休理财计划不完善,缺乏专业服务。

海康人寿总部银保事业部副总经理刘弘举了这样一组数据:随着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2010年我国人口抚养比是38.2%,2050年将达到87.6%,这也意味着2010年时是3个劳动力人口抚养一个非劳动力人口,而到2050年1个劳动力人口就要抚养一个非劳动力人口。发达国家养老金的替代率是60%-70%,即个人退休后的收入要达到退休前收入的70%左右才能保证退休后的生活品质不下降,而中国目前城镇个人养老金替代率只有44%。企业年金和政府基本养老金有限,个人的养老准备就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这一模式尚在试点阶段,理论上基本已成熟。

40岁中产20年后退休需300万元养老

在退休储蓄方面,居民一方面面临着收入不足的担忧,无法大量储蓄;另一方面又缺乏足够的投资理财信息和建议以及易于接受的投资理财产品,因而阻塞了投资储蓄的途径。

a、企业年金:由企业退休金计划提供的养老金。其实质是以延期支付方式存在的职工劳动报酬的一部分或者是职工分享企业利润的一部分。

指数越高,说明准备越好,收入、医疗等都对退休养老造成影响

q2:国内或江苏政府监管部门在居民养老这方面已有哪些有益尝试?

在我国,目前有许多“住房富人、货币穷人”的人群,这些人拥有价值几百万元的固定资产,例如住房等,但许多老龄人口甚至遭遇有房无钱的尴尬境况。因此,“以房养老”的倒按揭模式,成了构建养老金融体系的试金石。这一模式不仅提高了老龄人口的固定资产,如住宅的变现能力,而且为金融机构提供了一种新的盈利手段。该模式源于荷兰,目前美国、日本和新加坡发展最为成熟。2004年底,我国保监会就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面向老龄群体试点新的寿险品种——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所谓“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是指投保人将房屋产权作抵押,按月从保险公司领取现金直到身故,相当于保险公司通过分期付款(按月支付)的形式,收买投保人的房屋产权,类似于把住房抵押贷款反过来做,因此也称作“倒按揭”。

江苏居民关注退休后生活的最核心因素还是收入问题。总体来说,江苏居民更倾向于在退休后为父母以及其它家人提供经济支持,而认为自己退休后需要从子女处取得经济支持的仅占20%左右,说明随着时代的变化,江苏居民“养儿防老”的观念也在逐步淡化,居民已经试图通过其它途径来解决退休后并不轻松的经济负担。

未富先老,以房养老尚在试点

江苏人退休后最关注收入

南京“退休准备指数”为5.26

为退休储蓄最担心通胀

q3:以一个月收入1万元的中等收入家庭为例,如果20年后退休,应储备多少资金才能保证退休后生活质量不下降?

江苏居民在进行退休储蓄时缺乏专业化的信息和建议。受访者采用或会采用的退休储蓄信息和建议来源中,“朋友和家人”是最普遍的,来自专业理财顾问的信息和建议也占有相当比重。

q1:个人养老规划中,储蓄、房产、投资品、保险的比例大约是多少?

江苏银行零售业务部副总经理蒋建明认为,每个客户的资产和收入状况不同,其在储蓄、房产、保险的配置情况也不同。而从大众普适性看,假如已有房,那么可优先为退休做安排,特别是40岁左右的人,该着手考虑了,因为退休是很刚性的需求,跟房子一样。

“养儿防老”观逐步淡化,预期退休后养老金1000-5000元/月

名词解释

大多数受访者并不愿意直接退休,而是希望能有兼职过渡期,这也许与日益严峻的养老经济负担有一定关系。

对于国家经济和自身财务状况的发展趋势,绝大部分受访者仍持基本乐观的态度。在对今后12个月中国经济状况和自身财务状况进行展望时,无锡与南京均有40%以上受访者认为将好转;同时江苏居民也和全国大部分地区居民一样,对国家经济的预期要好于对自身经济水平的预期。但长期信心不如短期。说明江苏居民已经部分意识到我国现行养老体系面临的压力,对更久远未来的退休养老生活保持较低的预期。

b、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实质上是国家在政策上给予购买养老保险产品个人的税收优惠。考虑到这期间物价上涨因素,这一产品实际能起到个税“减负”作用。即使不考虑这期间物价上涨的因素,这一产品所起到的个税“减负”作用,还意味着迟缓缴税等好处。在国外,这种产品非常通行,可通过降低个人的税务负担,鼓励居民购买养老保险。

针对江苏居民的退休准备现状,陈秉正教授表示,收入、医疗、住房、意外等各种因素都会对居民的退休养老造成影响。

为保证了分层抽样的准确性,教育背景、家庭年收入等也有明显差异。教育背景以大学本科和大专为主。家庭年收入在10万-19.9万元之间的受访者最多,约占37%。在职职工约占83%,已退休者占17%。

江苏保监局统计研究处处长刘长宏透露,前段时间,中国保监会在一些地方试行税收递延型个人养老产品,我们也不断地跟踪和关注并呼吁在我们江苏进行试点。老年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对比较薄弱,所以他们对养老产品的稳健性要求比较高。江苏保监局也在引导市场,多推出这种保障性的产品。

9月9日,“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江苏地区)”论坛在南京举办。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和风险管理研究中心联合海康人寿、江苏银行,发布了《中国居民退休准备指数调研报告(江苏地区)》,与会的各方专家剖析报告,并就老龄化背景下居民如何规划养老支招。 实习生 王天翊 扬子晚报记者 沈春宁

国内养老三大支柱很不均衡

目前江苏居民最重要的退休支出依次为:生活开支、旅游休闲、医疗保健和储蓄。旅游休闲占比高也体现出现在的老年人越来越关注退休后的精神生活。

“没有太过绝对的比例”,海康人寿总部银保事业副总经理兼江苏分公司总经理郭新说,如果真的要说比例的话,可以把政府负担的30%先去掉,另外企业负担的30%,可以根据企业效益的好坏而定,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很清楚。目前企业负担的这部分整体来看最多只有10%左右,而国外是30%,那20%的缺口就需要商业养老来解决。剩下的个人投资理财、储蓄等这部分大致占40%吧。

生活开支、旅游休闲、医疗保健为退休支出前三甲

江苏银行行长助理顾尟指出,中国的养老问题具有三大特点:一是来得早——未富已先老。在西方国家,老龄化问题基本上在完成工业化后才显现。目前,我国人均gdp还未达到西方先进国家的水平,但是老龄化程度却已经进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二是来势猛。发达国家老龄化进程长达几十年甚至一百多年——法国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美国用了60年、日本用了80年,然而我国却只用了短短的18年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三是基数大,持续时间长。预测显示,2030年-2040年我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的高峰期,并且将持续30到40年。

嘉宾观点

“很难说得太具体”, 陈秉正教授说,老龄化社会很大的问题除了抚养比因素外,还要考虑通货膨胀因素,而受通货膨胀影响最大的弱势群体就是老年人。老年人的收入是跟不上在职职工的工资增长速度的,而且老年人积累的财富,储蓄或保险,如果是买一份保险,将来保险给付金额是现在就讲好的,没有考虑通胀,当然如果保险公司有分红那是另外一回事了。30年后,那些钱还有多大的购买力?一个中产阶级如果20年后退休,即60岁的时候,如果夫妻俩有房产可以变现,那还好,如果只有现金储蓄的话,我们也粗略估算过,没有300万到500万是不行的。这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挑战,就是金融机构以后在设计保险产品的时候,能不能设计出和通货膨胀直接挂钩的产品呢?

本次分层抽样调查在江苏地区共提取了412个有效样本,其中202个来自南京。受访者中男女比例约为1:1,年龄从18-64岁不等,其中45-54岁的人数居多,占到总人数的42%。相比较全国平均抽样年龄39.6岁,江苏地区受访者平均年龄较大,为44.2岁。

扬子晚报记者现场提问

总体来看,目前江苏居民的退休收入仍主要依靠银行储蓄和社会养老保险等比较传统和稳健的方式。而最能促使居民为退休进行储蓄的原因是通货膨胀的风险、健康保障成本的增加,其次是政府提供的养老金的不足和未来寿命的延长所带来的养老成本的增加。

陈秉正教授分析,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但未富先老——2012年我国人均gdp才只有6000多美元,而发达国家是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以后才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且地区差异大——我国发达地区比非发达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更早。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险范围也就1亿多职工,10%左右的覆盖率。

图为与会嘉宾刘长宏(左一)、陈秉正(左二)、蒋建明(左三)、郭新(右一)